万搏体育官网-从月入2000欧到失业,法国未接种疫苗者为何执意对疫苗说不?

华舆讯 据欧时大参报道 12月28日,法国单日确诊179807例,创下自疫情以来的最高纪录。12月27日晚,法国总理卡斯泰和卫生部长韦朗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一系列新防疫措施,其中一条便是将健康通行证转变为疫苗通行证,目的很明确——“迫使没接种的人接种疫苗”。若该法案在国会投票通过,计划将于明年1月15日正式实行。实际上,法国目前仍有550万成年人未接种疫苗。近日,部分没打疫苗的法国人向媒体讲述了他们因缺少通行证而被边缘化的现状:有人丢了工作拿失业金度日、有人在工作场所被“孤立”,有人则选择继续等待、将希望寄托在Novavax疫苗上。01 “变相禁足未接种者”58 岁、来自克莱蒙-费朗的蒂埃里(Thierry)是550万未接种的成年人之一。蒂埃里如此总结政府的措施:“因为不想让我们死,所以不让我们活”。▲ 截至27日,法国18岁及以上成年人有91%完整接种,65岁及以上老年人92%完整接种新冠疫苗。(法国卫生部图)根据法国数据,未接种疫苗感染者的住院风险是接种者的9倍,重症风险是接种者的14倍。然而,在蒂埃里看来,“没有什么能说服我接种疫苗”,他更坦言,自己对“两年来的疫情数据有质疑”。同样未接种疫苗、58岁的尚塔尔(Chantel)承认,的确“有点担心”,但她更愿意把希望寄托在做好“基本防疫措施(戴口罩、勤洗手等)”上,而不是去打疫苗。法国《世界报》报道,大部分未接种疫苗者都表示,自己身体很健康、很注重防疫措施;而且总体来看,重症病例并不算多,法国新冠死亡人员平均年龄81岁等等……但他们给出最“重磅”的理由是——“打了疫苗也没用,依旧会感染和传染新冠病毒”。“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这些未接种疫苗的群体不约而同地提到这个问题:未接种者不再享受免费检测、加强针间隔减少到三个月,健康证改成疫苗通行证…… “渐渐地,未接种疫苗的人实际上被禁足了,”怀孕9个月、37岁的卡洛琳(Coraline)遗憾地说道。按法国政府的计划,未接种疫苗者仅凭新冠检测结果将不能前往餐馆、酒吧、博物馆、电影院、多媒体图书馆、会议沙龙、健身房、体育馆、剧场等场所。因为担心会对腹中胎儿有意外影响,卡洛琳选择不接种疫苗,即使现有所有研究都表明接种疫苗没有危险。与大多数受访者一样,这位母亲否认自己是疫苗阴谋论者。02 从月入2000欧到失业除了社交活动受到严格限制外,拒绝接种者还有实实在在的收入损失。早在政府推出健康通行证之前,蒂埃里的雇主就要求他提供“完整的疫苗接种证明”。他的拒绝代价惨重:失去了四份工作合同,每月损失2000欧元的净收入。“我被禁止工作,虽然我在工作时并不会与公众接触。”这位负责现场表演的灯光技术人员现在每月领取1200欧元的失业金,只能省吃俭用:“我家里温度只有13°C。只有在孩子们来的一个小时前,我才会打开暖气让屋子热起来。”在蒂埃里看来,健康证根本不应该对他的职业生涯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一个得新冠的!”▲(图片来自unsplash)法国政府官网显示,新冠核酸PCR检测最低44欧元/次,快速抗原检测最低22欧元/次。28日,法国政府宣布,临时允许此前仅限药有售的新冠自我检测试剂盒(autotest)在超市售卖至1月31日。和蒂埃里相比,女演员玛丽(Marie,化名)虽然没有失去工作,但她觉得自己在片场被边缘化了。这位 41 岁的母亲表示:“他们知道我没有接种疫苗。我必须每天检测,并躲在有机玻璃板后吃午饭。”03 边缘人的心声:“我们应被尊重”“只有8%的人没有接种。但是我们仍有权受到尊重,因为这么多感染病例并不都是我们这些没接种的人引起的。”蒂埃里说。杰西卡(Jessica)觉得,健康证让自己“成了社会边缘人,好像无法融入,但我不是怪人。我工作、我抚养自己的孩子,我没有做错任何事。”然而,杰西卡拒绝接种疫苗的决定还是影响了18 岁自闭症女儿的治疗过程:一些看诊被取消了,而她已经与女儿接受了三次检测,以便参与另一些没取消的看诊。“对自闭症患者来说,这些检测的侵入性是非常强的”。对蒂埃里来说,健康通行证导致他和两个孩子被拒入图书馆。有一次,为了参加第二天的生日聚会,他女儿不得不在周六晚跑去接受检测。他的儿子有练习游泳的习惯,但将在2022年2月被迫停止,因为那时他将满12岁,也需要提供通行证。自今年夏天以来,卡洛琳已经进行了十几次测试以试图保持社交生活,但受限于检测,她也不得不放弃一切“临时起意”的社交活动。那么,用假健康证怎么样?受访的未接种者大多拒绝使用假通行证:在《世界报》收到的850份答卷中,只有不到10份说他们用过假证或熟人的健康证。法国内政部近日宣布,已查处18.2万份假健康通行证。总理卡斯泰28日表示,疫苗通行证法案将加大对假证倒卖者和使用者的惩处力度。在11月花费近150欧元进行抗原检测后,47岁的纪尧姆也决定买个假接种证,虽然他也承认这个做法并不好:“这不仅要花钱,也让我和其他人置身于危险中。”04 希望在何处?绝大多数未接种者还是通过调整闲暇时间、严格遵循防疫措施的方法来规避风险。以前,尚塔尔喜欢和丈夫一起逛沙龙,周末去度假:住酒店、下馆子、去电影院。“我们完全改变了我们的社交生活,现在我们请朋友到家里来。”就蒂埃里而言,他也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些朋友”,只能和同样未接种疫苗的朋友见面:“我有一种身处隧道中的感觉:来处是黑暗,去处同样是黑暗”。尚塔尔则将所有希望寄托在美国生物技术公司Novavax开发的新疫苗上,该疫苗并不是基于信使 RNA 技术或腺病毒(如阿斯利康疫苗、强生疫苗),而是采用了重组蛋技术。“让我坚持下去的是,只要再等一段时间就好了。”尚塔尔已经预定好了明年5月飞往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的度假机票。法国人的邻居德国人似乎已经找到了一条“出路”。德国《焦点》周刊网站报道,巴拉圭涌入了不少德国移民,首都亚松森的大多数酒店都被德国人预定满了。此外,东非的坦桑尼亚现在也是德国“新冠移民”的目的地之一。这是因为德国大多数新冠怀疑论者相信,在巴拉圭可以拥有“自由”生活。在德国国内网站上,有关巴拉圭移民幸福生活的帖子比比皆是。调查显示,约1/3德国人对新冠疫苗阴谋论持开放态度。来自德国的“新冠难民”迈斯纳(Clara Meissner)就相信,大多数接种新冠疫苗的人会死亡,只有未接种疫苗的人会存活。(原标题:日增近18万!从月入2000欧到失业,法国未接种疫苗者为何执意对疫苗说不?)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lteracne.com